血腥的背后

  • A+
所属分类:民间鬼故事

一个男子神情慌张地跑到了一家酒吧,在吧台要了三杯啤酒,每一杯都被他一饮而尽。

啤酒下肚,他那惊慌的神色才多少有一些光彩,情绪似乎也稳定了不少。

身边有一个染着金发女人,三十岁已过,浓妆艳抹掩饰不了岁月施加在她身上的沧桑。

他虽然不到三十岁,但也快了。看着这样的一个女人,他本没有兴趣搭讪调情,但环视四周,好像也没有别的女人了,于是,他又要了两杯调好的鸡尾酒,向她靠近了一些。

他知道,像她这样的女人,晚上的时候往往是孤独寂寞的,她来这种地方,就是想排除一个人的孤独,打发无聊的时间,让自己寂寞的心得到稍稍的慰藉。

她渴望男人跟她搭讪,然后调情,然后故意不戳破男人的骗局,跟着男人到某个宾馆去,用肉体的缠绵来换取一晚的快乐时光。

这样的快乐当然是短暂的,但也是充满激情的,刚接触也许会有心理障碍,但时间久了,很有可能会上瘾。

她似乎就是一个一直在寻求一夜情而上瘾了的女人,跟她有过那种关系的男人,他相信,连她自己都有可能说不清楚。

今晚,他愿意成为她的一夜情伴侣,用调情的话语当诱饵,把她带到某个宾馆去,用肉体的刺激来放松一下太过紧张的神经。

这几天以来,他一直在做噩梦。他迫切地想要从噩梦之中解脱,让自己的身边也有一个人陪伴着,哪怕是一个陌生的女人。

之所以会突然来到这里,就是因为他又被噩梦吓到,然后从所住的宾馆里离逃离了出来。

酒能够刺激兴奋的神经,也能让自己不安的情绪多少有所稳定。每次从噩梦之中醒来,他都希望让自己一口饮下很多的酒。

当然,他不能让自己喝醉,他也不允许自己喝醉。对他来说,酒精度数很低的酒,是最佳的选择。

两杯调好的鸡尾酒,一番幽默又风趣的调侃,他跟那个女人便打得火热。

不到二十分钟,两个人便勾肩搭背,走出了酒吧,向着附近的一家宾馆走去。

进了宾馆的房间,两个人一块去淋浴间洗了澡,就在狭小的淋浴间里,他们有了第一次的酣战。

赤身裸体地躺倒在床上,他们又迎来了第二次的肉体狂欢。

两次的激情,让他神酥力乏,但内心里却是畅快和满足。

点了一支烟,慢慢地吸着,女人的头枕在他的胸膛上,一只手在他的肚子上画着圈。

“你知道么,在你的身下,我竟然得到了满足……”女人说道。

男人笑了,“在别的男人身下,你难道得不到满足么?”

“得到过,但很少。”

“哦?”

“跟我上过床的男人,我数也数不清了,但能够给我满足的,却一把手都能数的过来。”

“看来你的运气不好,在一夜情的刺激下,找到的总是不像是男人的男人。”

“不是,他们都是很正常的男人,如果是一般的女人,在他们的胯下承欢,她们都会得到满足。”

“那你为什么得不到呢?”

“因为让我得不到满足的男人,身上没有一种味道。”

“什么味道。”

“血腥。”

男人怔住。

而女人似乎没有发觉男人的异常,继续说道:“你的身上是有这种味道的,而且很浓,比我之前遇到过的那几个男人身上的味道都弄。”

男人吸着烟,故作镇定。他没有说话,眼睛默默地看着女人的金发。

在这个时候,他很想掩饰自己的紧张,却怎么也掩饰不了。女人枕着他的胸膛,耳朵就贴着他的心脏跳动的地方,她能够感觉到他心跳的节奏在加快。

“你是不是早就知道了我的身上有血腥的味道?”他问道。

“是的,在那个酒吧里,你出现在了我的身边,我就闻到了。”她没有否认。

“既然如此,你还敢跟我走,来到这家宾馆与我交欢,还说出了这样的话,刺激我的杀人的欲望?”

“我确实不想,但是,我也知道,我舍不得放你这样的能够带给我满足的男人走。”

“什么意思?”

“我已经说过了,只有你这样的身上有血腥味道的男人,才能满足我的渴求。”

“但是,你当着他们的面,揭穿他们心中隐藏的秘密,难道你就不担心自己会一命呜呼么?”

“如果真的如你所说,现在的我岂非已经不是一个活着的人?”

男人的心跳剧烈加速。

是的,他本是可以想到的,但为什么没有想到呢?既然她能够从别的男人那里逃生,又怎么可能没有属于她的一些手段呢?尽管自己已经动了杀她的念头,但自己是否真的能杀得了她呢?

还没有多想什么,他忽然感到绝望了。

女人抬起头来,他的胸口处却抵着一把匕首。

女人看着他,笑了笑,“其实,我一直都很喜欢闻男人身上的血腥味道,似乎已经成了瘾。你身上的,更让我差点儿发狂。”

“你想杀了我?”男人没有在意她的调侃,问得很直接。

“也许吧,不过,在杀了你之前,你能否告诉我,你究竟杀了多少人么?”

男人沉默了。

女人接着说道:“不说可以,我可以猜一猜。”

“你能猜得到?”男人吃惊了。

女人轻蔑地一笑,“一个星期前,在千里之外的某城,住着生活很安定的一家六口,两位老人,一对如你我年龄的夫妻,还有一双上了小学的儿女。”

男人的脊背不由得一阵冷寒。

“你大概是他们的邻居,或者是那一对夫妻的朋友,不管是什么关系,反正是你跟他们很熟,而且经常到他们的家里做客。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那个妻子长得很漂亮,你之所以经常去他们的家里,很大一个原因,就是被她的美色俘虏了。当然,她无意勾引你,是你想占有了她。”

男人的额头流下了冷汗,身体里的血液流动也几乎停滞了。

“一天,也就是一个星期前吧,你得到了一个很好的机会,那个妻子的丈夫有事出了远门,不在家,孩子去上学了,而两位老人都在睡午觉……你敲开了他们的家门,进去了之后,用言语调戏那个妻子。那个妻子没用多久便懂了你的来意,于是,果断地下了逐客令。”

烟屁股烫到了男人的手,男人在这时竟然毫无感觉。

“这么好的机会,你哪肯放过,于是,你强行把那个妻子拽到了她跟自己的丈夫的卧室,强奸了她。由于怕惊动那两位午睡的老人,你们的动静很小。而当你在床上蹂躏着她的时候,还是弄成了很大的动静。”

男人打断了女人的讲述,惊恐地问道:“你……你是谁?你是怎么知道这一切的?”

女人淡淡地一笑,说道:“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我所猜的,是不是真的。”

男人没有回答。但他所流露出的表情,已经默认了。

“你所做的事,被那两位已经很愤怒的老人看在了眼里,你害怕了,担心自己的下半生因这一次错会完了,于是,你做了一个更错误的决定,杀了那两位老人,而且,你真的动了手。”女人继续讲述道。“你是当着那个妻子的面杀人的。本来,你很想带着那个妻子走,但她死活不同意跟着你,你已经犯下了大错,自然不愿意留下她这个活口,于是,你也把她给杀了。”

男人很想掐死这个好像什么都知道的女人,但是他的胸口抵着一把匕首,他无能为力,只能听她继续说下去。

“你没有想到的是,在你杀那两位老人的时候,那个妻子拨了丈夫的手机号码,偷偷地把你的所作所为讲了出去。你也没有想到的是,处理三个人的尸体,并清理好犯罪现场,需要很长的时间,到了下午时分,那一双放了学回家的儿女,进了家门后,看到了那个家里你还没有处理掉的斑斑血迹,也看到了依然穿着沾着血的衣服的你。其中一个女孩吓得晕了过去,另一个男孩不由得大喊大叫了几声……你果断地拿起菜刀,砍向那个男孩的头,也把晕过去的女孩分尸了。”

“你为什么会知道这一切?你……你究竟是谁?”男人再次惊恐地问道。

女人没有说,继续讲述着:“在你将那一双儿女分尸的时候,那个丈夫风尘仆仆地赶了回来。他已经知道了你在他的家里所做的事,所以,是偷偷地进了家门的。他没有想到的是,他看到了你正肢解着他的孩子……他当然沉不住气了,发了疯似的出现在了你的面前,要跟你拼命。但是,你的手中正拿着已经砍骨头砍钝了的菜刀,他刚扑到你的身上,便被你手中的菜刀砍在了头上。然后,你翻过身压住了他,一刀一刀看向了他的身体……”

女人的声音忽然变得很冷,“你处理了那一家六口的尸体,又清理了他们的房间,花了半个大白天加一整夜的时间。第二天一大早,你便坐了一辆大巴,逃离了作恶的那个城市。辗转了好几个城市,你才来到这个城市。一路上,你没有用身份证买票,谁也不会知道你逃生的路,谁也不知道你已经逃到了哪里。”

“可是,你却知道了。”男人的声音充满了绝望。“你只不过是生活在这个城市里的人,你怎么会知道我在千里之外的某城做的一切?”

女人说道:“原因很简单,我根本就不是一个人,而是一个鬼。”

“什么?你……”他吓得说不出话来。

“我以这样的相貌,在这个世上游荡了很多年。我本是一个靠出卖皮肉维持家庭生活的妓女,有一个活泼可爱的儿子。可是,我被一个杀过人的嫖客杀死了,原因是我不小心知道了他杀过人的秘密。我本是生活在社会阴暗面里的人,死了之后看到了社会更多的阴暗面,自认为活着时看尽了人世间太多的罪恶,死了看到的更多,于是,为了给自己还活着的儿子攒阴德,希望他好好地活下去,我便除恶扬善,以一个鬼的身份,做着一些活着的人没法做到的事。”

男人知道遇到了这样的一个鬼,自己必然是活不成了。有了这样的想法,他倒是镇静了。

“我是你遇到的第几个恶棍?”

“我不知道……”

“你之前不是说,身上有血腥味道的男人很少么?”

“那是我骗你的,其实,我遇到了很多。”

“哦?”

“在社会的阴暗面一直游荡,我走过很多城市,遇到过形形色色的丑陋的人,不仅是男人,还有女人。”

“你杀的人里,还有女人?”

“当然,这个世上,除了男人会作恶之外,女人当然也会。也许,女人做起恶来,比男人还要可怕。”

“……”男人没有说什么,他沉默了。

“你杀了的那个妻子,岂不是一个很可怕的女人?”女人提醒道。

已经知道她是一个鬼,知道他所做的一切,他倒是没有因她的提醒而有所吃惊。

女人说道:“点燃你心中的恶的人,岂非就是被你强奸的那个妻子?那两位老人看到了被你强奸着的一丝不挂的她,眼睛里满是鄙夷、恶毒和恨意,看到他们的眼神,她害怕了,于是,哆嗦着命令你杀了他们,她开出的条件是,只要你杀了他们,她就跟你走。”

男人苦笑了一下,没有说什么。

“可是,那个妻子食言了,不仅如此,在你拿着菜刀杀那两位老人的时候,她悄悄靠近了你,想杀死你。你发觉了她的异常,在她杀你的时候,看到了她手中拿着的那把水果刀,于是,甩出沾满了血的菜刀,砍向了她的胳膊。正巧,她的右手腕中了你的刀,并且右手被砍掉了。你对她还抱着希望,要带她离开,但是,她又想杀你。正在你忙着分解那两位老人尸体的时候,她拿着一把剪刀,冲向了你。你很幸运,又躲了过去,而她一冲之下,没有杀了你,竟然栽倒,头撞到玻璃桌的一角上,立即破了相。”

“她之所以想杀我,是因为不想让我说出去自己被已经被强奸的事。只要我死了,她就可以随便撒谎,保持自己的清白。”男人悲伤地说道。“在我杀她之前,我问她为什么要一而再地杀了我,她就是这样对我说的。”

“也许就是因为这一点,再加上你没有处理好那三具尸体,所以,之后,你又杀了她的一双儿女,还有那个发了疯要杀你的她的丈夫,是不是?”女人的声音不再冰冷,变得平淡又理智。

男人没有否认,点了点头,“我杀了那两位老人,是因为她给了我希望,我杀了她的孩子和丈夫,是因为她给了我绝望和痛苦。我之所以逃,既是因为我想脱离法律的责任,让自己重新做人,我更想的是,让自己能够从绝望和痛苦之中解脱出来,即便只有一天,我也愿意用自己余下的生命去换。”

女人沉默了。

男人看着她,笑了,“谢谢你知道我做过的那件可怕的事,谢谢你能够听完我所说的这些话,谢谢你能够让我有这么一时半刻,从绝望和痛苦之中解脱出来。现在,你如果想杀了我,可以随时动手,我只会感激你,不会有任何怨言。”

女人叹了一口气,说道:“鬼知道人世间发生的很多的事,却并不能深入到叵测的人心之中去,不知道人心的善与恶。我看起来无所不能,却对叵测的人心无能为力。”

她扔掉了匕首,坐在了他的身上,身子倾在了他的身上。感受着他身体的温度,她很是安心。

她温柔地问道:“要不要再来一次?——我对像你这样的真正的男人,充满了渴望。”

男人抱着她,温柔地吻了吻她的额头,“你让我知道,死亡是希望的延续。如果变成鬼,我愿意与你做一对鬼情侣,不知道你愿不愿意。”

“我活着时,可是一个妓女,死了之后,所干的勾当,也与妓女无异。”女人苦笑道。“这样的一个我,你不嫌弃?”

“很多看起来很干净的女人,其实暗藏着一颗肮脏丑陋的心,而你的所作作为,自然坦诚,即便你以后还要继续游走在男人与男人之间,我依然愿意和你在一起。”男人诚恳地说道。

她回了他一个轻轻的吻。

床上的旖旎风光,让这个黑暗的夜带着少许的温暖。

人与鬼未了的情事,比人与人之间的相互欺骗的感情,似乎更能感动人心。

他们不管未来,不管世俗之中的一切,要的很简单,就是真诚和坦然。

——鬼比人更知道什么叫内心最深和嘴真挚的渴望。

他也许会变成一个鬼,也许还会继续活下去,但是,他宁可变成一个鬼,也不想苟且地活下去。

死,对他来说,不仅是一种解脱,也是燃烧起希望的开始。

他愿意摆脱自己的那个已经肮脏的灵魂,只带着这一身僵化的肉,游走在这个人世间。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