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秀才中状元

  • A+
所属分类:文化故事
明朝洪武年间,下邳有个叫刘鹏举的秀才,其父早丧,家中只有母子二人相依为命。老母亲靠着几亩薄田,起早贪黑,忙种忙收,什么也不让儿子操心,一门心思让儿子专心读书,将来进京赶考,好搏个一官半职,也对得起早丧的爹。
刘秀才中状元

吴坚

 

  
  鹏举不负母望,十年寒窗,学得满腹经纶,童试考上了秀才,乡试又中了举人。可天不遂人愿,鹏举几次进京赶考,每次一到金殿面试都与三甲无缘。这年京城又开科考,鹏举早已心灰意冷,不愿再进京。可老母亲又劝又求,非得要鹏举再去试这最后一回。看着满头白发的慈母,鹏举不忍违背母意,只得收拾行装,拜别母亲,再次进京。
  
  这天,刘鹏举走到滁州境内,因贪赶路程,想翻山抄近路,谁知一下迷失了方向,不分东西南北,困在山里,怎么也找不着出山的路了。看看天色渐晚,又前不傍村后不靠店,这可急坏了刘鹏举,心想:“如果天黑再出不了山,万一碰上野兽,自己的性命搭上不说,家中的老母要依靠何人……”鹏举越想越伤心,急得一屁股坐在地上放声大哭起来。正哭着,忽听一老者问:“孩子,你遇到什么难事,为什么哭啊?”鹏举忙擦干眼泪抬头一看,面前站着位五十多岁猎户模样的老汉,黑红脸膛,颌下一把山羊胡子,肩上背着打猎用的弓箭。
  
  鹏举忙起身深施一礼,说:“老伯,俺乃进京赶考的举子,因在山中迷了路,想起家中老母,心中难过,让老伯见笑了。”老汉忙还了一礼,说:“相公,眼看这天要黑了,你就是出了山,也还得走二十多里夜路才能找到客栈投宿。我家就在前面不远,相公不如先到我家将就一晚,明早我再送你下山如何?”鹏举正求之不得,忙施礼答谢,随后跟老汉一同回家。
  
  大约走了有半里路光景,望见山路边三间茅屋,用荆条扎着篱笆院。“到了!”没进门,老汉就喊道:“秀娥,有客人来,快把咱家腌的野味拿出来做几个好菜,我要和这位相公喝几盅。”“来了!”语音没落,茅屋中迎出位大姑娘,看样子也不过十七八岁,生得粉面桃腮,发乌眉秀,十分美丽。见爹领回一位二十多岁的白面书生,她羞得脸一红,一抿嘴转身跑进灶间做饭去了。
  
  不大会儿,饭菜做好摆上了桌。老汉满上了酒,说:“相公,咱们相逢便是有缘,赶巧我傍晚出去查看逮野兽下的夹子便遇上了你,不知相公家住何处,姓啥名谁,可曾婚配?”
  
  鹏举忙起身施礼说:“俺家住下邳,姓刘名鹏举,家中有老母一人。学生今年二十有二,还不曾婚配。”老汉一伸手让鹏举坐下,又问:“相公以往可曾进京赶过考?”鹏举不好意思地说:“去过几次了,却屡试不中。今科要不是老母非劝俺再来,俺是绝不再进京了。”“这么说小相公文章考得不好?”“不瞒老伯,俺三场文章考得都好,就是殿试回答不合万岁的意。”“怎么讲?”“当今万岁每次都出些稀奇古怪的题目让俺答,可惜俺都答不对。”老汉一仰头喝干杯中酒说:“你可还记得题目?说给我听听,他都出的什么难题。”
  
  鹏举想了想说:“第一回,当今万岁用手往上指,问‘天作什么,星作什么’,又用脚点地问‘地为什么,路为什么’。俺一听愣了,天就是天,地就是地,它还能做什么?俺,俺没答上来。”老汉没等鹏举说完,哈哈大笑说:“想不到他还是那个德行,就那几下子,还老爱卖弄。”
  
  鹏举一头雾水问:“老伯,你为何发笑,莫非您知道答案?”“我当然知道,你喝干杯中酒我告诉你。”鹏举干了杯中酒,又给老汉和自己满上。只听老汉说:“这是一副对子,上联是:天作棋盘星作子。下联是:地为琵琶路为弦。”鹏举“哦”了一声又说:“还记得一回,当今万岁出的题是:有三兄弟,一个是做鞭炮的,一个是在粮行给人量斗的,还有一个是杀猪的,让俺根据这三人的营生写副对联,还得写得大气、霸气。”“那你写上来了吗?”“俺写是写了,万岁看了不满意。”“这个对联也好写,上联写惊天动地人家,下联写数一数二门户,横批是掌管生死。保你大气又霸气!”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