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科技 > 互联网

山东互联网图鉴

admin 互联网 2019-08-13 13:00:38 青岛   互联网   图鉴   山东   城市   企业   工业   三线   余杭   人工智能   济宁   山东   济南   互联网   青岛
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手机广告位-内容正文底部

随着生活成本的高涨,许多的互联网企业也开始了“逃离北上广”的道路。那么,当下的二三线城市中,究竟面临着怎样的互联网生态环境呢?在山东的互联网公司是怎么样的一个情况呢?

随着生活成本的高涨,许多的互联网企业也开始了“逃离北上广”的道路。那么,当下的二三线城市中,究竟面临着怎样的互联网生态环境呢?在山东的互联网公司是怎么样的一个情况呢?

时光荏苒,转眼间2019年已过去大半,新一批的应届生也投入了职场大军中。从数据上看,北上广深依旧是无数IT从业者的首选之地,但随着一线城市生活成本的高涨,那儿也令许多的应届毕业生们望而却步,开始将目光转向二三线城市,甚至连许多的互联网企业也开始了“逃离北上广”的道路。

那么,当下的二三线城市中,究竟面临着怎样的互联网生态环境呢?

在一线城市之外,哪里还有“互联网植根的土壤”?

2017年,小米创始人雷军在参加小米手机全球核心供应商大会时宣布,将在未来的几年内在武汉投入230亿元,全面建设小米武汉总部。2018年底,趣店创始人罗敏顶着员工仲裁的压力,将趣店总部从北京迁到了厦门。

除了一线城市企业生存成本持续升高的原因,另一个促使众多的互联网大佬们做下“逃离北上广”决定的原因,就是二三线城市政府纷纷摩拳擦掌,给各大互联网企业抛出了待遇丰厚的“橄榄枝”。

罗永浩将锤子科技的总部搬到成都,拿到了成都市国资的6亿元投资。雷军在武汉建立了小米武汉总部,还在当地合作发起了120亿元的产业基金。映客直播子公司在长沙拍下一块4.9亿元的地皮盖楼当作第二总部。

在职场人的普遍认知中,一线城市就是北上广深,但在如今的互联网时代,这个局面却因为杭州的出头渐渐被打破了。

众所周知,杭州互联网的崛起很大程度上是因为阿里巴巴的成功。杭州市的余杭区,也因为阿里而飞黄腾达。

展开全文

据传,当年马云本来是要把阿里总部落在萧山区,但萧山区并不太重视,反而是余杭区给了特别大的支持力度,要钱给钱,要地给地,要人给人。所以阿里才最终落户余杭。

杭州的成功,给了竞争激烈且急于抓住互联网发展契机的各大二三线城市新的路径。企业总部之争是这场新经济高地争夺战的重点。更低的运营成本,更大的优惠力度,更彻底的政策扶持,这些都是地方政府让互联网大佬们心动的原因。

根据今年上半年发布的2018各省份GDP排名,广东、江苏、山东的前三名格局依旧未变。虽然广东依然以绝对的优势位居榜首,但江苏同样也在2018年迈入了“9万亿俱乐部”,看似远超第三名的山东。

目前山东GDP总量还属于“7万亿俱乐部”,距离广东、江苏尚有距离,但是依托于自身雄厚的工业基础,在即将开启的产业互联网时代,山东似乎已经找到了自己的发展方向,已经在互联网高低争夺战中跃跃欲试。

1. 青岛

一直以来,青岛都是山东经济的引擎和发动机,经济总量常年“一骑绝尘”,抛下省内其他城市一大截。

拥有海尔、海信、青啤、双星、澳柯玛等著名品牌的青岛,其整个城市的工业能力自然不在话下,2018 年 6 月在青岛召开的上合峰会更是让青岛的名气锦上添花。

可是即便青岛有如此优渥的工业基础,多年来其在互联网产业的发展依旧是起色不大。

究其原因,这条来自2016年的知乎回答中提到的互联网环境、合作资源、政府支持等都是三年前的青岛所缺失的,可是在三年后的今天,这种情况已经在悄然改变。

在腾讯2017全球合作伙伴大会上,腾讯集团正式宣布将在青岛高新区等地建设腾讯双创小镇的消息。无独有偶,除腾讯外,华为、百度、中兴等一批顶级互联网企业也相继入驻了青岛的红岛经济区。

华为青岛基地总部将重点开展云计算服务、软件开发、智慧云示范应用,并且会吸引一批华为合作伙伴入驻基地。

百度在青岛设立的智创基地,重点布局的则是百度最核心的人工智能项目。预计项目全面建成投入运营三年内,重点引进、扶持及培育累计不低于90个基于互联网、大数据、云计算、人工智能等方向的创业创新企业。

除了加强对省外互联网企业的引进政策外,海尔、海信、中车四方股份等企业的15个项目也均获得国家智能制造综合标准化与新模式应用专项支持。

世界工业互联网产业大会与软博会已连续5年在青岛举办。青岛不仅在全国率先出台互联网工业发展行动方案,还以系列务实有效的举措推动了数字技术和制造业加速融合。

5G和AI人工智能时代的到来,智慧城市、智慧交通的建设都离不开智能硬件的基础支撑,工业互联网时代即将到来,青岛的一系列布局中似乎已经做好了迎战的准备。

2. 济南

多年以来,济南都处于一个较为尴尬的地位。作为一个GDP前三大省的省会,相对于广州、南京来说,济南的表现却显得逊色不少,并且被同省的副省级城市青岛,远远地甩在了身后。

当然,说到济南,最令人啼笑皆非的是应该下面这一幕——

2017年,山东省委常委、济南市委书记王文涛在查看建绿透绿工作进展情况时,指着展示牌上违建未拆除之前的照片说:“说济南像个县城就是这个感觉。”

而正在一旁的代理市长王忠林还补了一句:“它连县城都不如,就像个农村大市场”

济南和青岛的差距,不仅仅是城市建设上面的差距,人文上的桎梏才是捆绑济南互联网发展的真正原因。虽同属山东,但青岛临海,济南却身处内陆,且青岛近代以来半个多世纪的殖民地经历,也使这座城市在糅杂了多种文化后变得更加多元了些。

山东为孔孟之乡,深受儒家文化影响,这种影响不仅渗透进了山东人思想和行动的方方面面,同样体现在企业的文化中。

山东人不怕比吃苦耐劳,却习惯安于现状,连过度的诚恳都成为了“听话”,但正是因为这种根深蒂固的人文素养制约了互联网行业的发展。

关于对济南的互联网的看法,笔者也采访了几位曾在济南工作过的朋友,无一例外地都提到了济南的“小农思想”和“官僚氛围”。

小富即安,安于现状。由此而导致的是济南互联网行业的守旧与单一,只剩下了互联网内容审核的土壤,缺乏创新驱动。

2018年,山东省委书记刘家义的一篇讲话火遍网络。在这篇讲话中,刘家义直指山东的发展问题及官场现状,敲响了“山东落后了”的警钟。

其中,一篇以《山东终于意识到自己落后了》为题的文章阅读量更是突破两百万,评论中全是山东人积压多年的愤懑(以下节选)。

要宽阔:互联网时代的今天,各省卫视应该是宣传一个省的第一大门户,山东电视台或者济南地面媒体广播每天的广告都是些啥啊,自己人看着听着都想吐,更别说游客什么的了。包括自己在内都觉得从政很好,当官华丽,创业的凤毛麟角,能力亦欠缺,有缺乏土壤的原因,更有思想的限制。这些年全社会都在互联网+的洪流中躁动着,却不知,都是在给别人作嫁衣裳,天猫京东们的惊艳都没山东什么事。

证券于晓平:山东行政部门的官僚作风逐步东北化,不正视问题,不解决问题,一味的维稳,保乌纱,放任芝麻变西瓜。城市发展涸泽而渔,资源消耗,科技创新,不给弹性,杀鸡取卵。行政部门踢皮球功夫了得,没有担当。种种问题必然导致劣币驱逐良币,人才流失,组织僵化,活力减退。省委书记能公开承认,山东幸甚,国家幸甚。至于能否改变,只能拭目以待。

耿国华:我是山东人,在香港工作。认真阅读了刘书记的讲话,三个字,非常好!山东是儒孟之乡,官本位思想在全国是数一数二的。投资不过山海关,就是东北官本位思想严重,凡事都需要企业上门去求。山东在某些地方也是如此!强烈呼吁省委学习深圳,学习香港,学习杭州,做服务型的政府,彻底破除官本位思想,提高办事效率,如此则山东必定在最短时间内再次领先全国,实现辉煌!

要宽阔:互联网时代的今天,各省卫视应该是宣传一个省的第一大门户,山东电视台或者济南地面媒体广播每天的广告都是些啥啊,自己人看着听着都想吐,更别说游客什么的了。包括自己在内都觉得从政很好,当官华丽,创业的凤毛麟角,能力亦欠缺,有缺乏土壤的原因,更有思想的限制。这些年全社会都在互联网+的洪流中躁动着,却不知,都是在给别人作嫁衣裳,天猫京东们的惊艳都没山东什么事。

证券于晓平:山东行政部门的官僚作风逐步东北化,不正视问题,不解决问题,一味的维稳,保乌纱,放任芝麻变西瓜。城市发展涸泽而渔,资源消耗,科技创新,不给弹性,杀鸡取卵。行政部门踢皮球功夫了得,没有担当。种种问题必然导致劣币驱逐良币,人才流失,组织僵化,活力减退。省委书记能公开承认,山东幸甚,国家幸甚。至于能否改变,只能拭目以待。

耿国华:我是山东人,在香港工作。认真阅读了刘书记的讲话,三个字,非常好!山东是儒孟之乡,官本位思想在全国是数一数二的。投资不过山海关,就是东北官本位思想严重,凡事都需要企业上门去求。山东在某些地方也是如此!强烈呼吁省委学习深圳,学习香港,学习杭州,做服务型的政府,彻底破除官本位思想,提高办事效率,如此则山东必定在最短时间内再次领先全国,实现辉煌!

这一番讲话,似乎真的在山东的这摊互联网死水中掀起了水花。2019年初,省委书记刘家义再次发表讲话,提出要大胆使用电视剧《亮剑》中“李云龙式的干部”。

而在各市的实际落实中,我们也可以窥见一些济南的动作。今年将莱芜并入济南,就被外界认为是山东打造强省会的标志性动作。

不仅如此,济南同样也加快了在争夺互联网企业落户方面的动作。5月份,济南市委书记王忠林率团赴上海学习考察,并举办聚焦世界500强高质量“双招双引”推介会,成功争取到了华为和中稷集团、中商惠民等互联网产业项目的落户。

济南起点虽颇晚,但不可否认的是,济南已经在这场互联网争夺战中努力追赶着其他省会的步伐,谋求蜕变。

3. 济宁

言罢青岛与济南,山东互联网行业那一点星火本应已经说尽了,而笔者将济宁单独列出的原因,则是这座城市一直以来都是山东煤矿产业的典型代表。

如今的济宁,想必是需要进行经济转型的城市中最迫切的那一个。

孔孟之乡,运河之都。说起济宁,外省很少有人知道这儿才是山东儒家文化真正的发源地。孔子诞于济宁曲阜,孟子生于济宁邹城,就连水浒传亦发祥于济宁梁山。

济宁是山东乃至华东地区最大的煤矿基地之一,拥有山东省四家世界五百强企业之一的兖矿集团。

依赖于自身丰富的煤矿资源,在2010年之前,济宁在淮海经济区十城中GDP一直位列榜首。但从2010年开始,济宁却开始被毗邻的徐州远远抛在了身后。

济宁倚靠的资源型经济早在十年前就已无法支撑自身的经济发展,面临着“资源枯竭型城市”的窘境,这些年亦是一直在努力谋求着经济转型。

三年前,济宁市长梅永红辞职的新闻曾引发了大批网友的关注和讨论。一方面,众人钦佩与梅市长能在自古而来的“官本位”思想洪流中敢于放弃的勇气;另一方面,梅市长2010年开始主政济宁五年的政绩单也被人拿出了放大镜仔细查看。

五年间,在煤炭产量没有增加、价格大幅下降的情况下,济宁全市经济总量翻了一番,地方政府收入增长了一倍多。先进制造业超过煤电产业占据主导地位,高新技术产业包括工业增速、农业增速超过GDP增速。世界500强企业中已有40多家选择在济宁投资兴业。

由此可见,济宁从2010年被临近的徐州弯道超车后一直在为经济转型做着努力,只是经济的大规模转型是艰巨的破釜沉舟,而非一朝一夕的缝缝补补,纵然济宁的经济转型已经初有成效,但还远远不够。济宁,同样需要那个蜕变的机遇。

继去年初省委书记的讲话后,济宁也很快做出了自己的动作。2018年9月,在济宁云产业合作高峰论坛上,华为山东(济宁)大数据中心正式宣布上线启动。济宁似乎希望通过此举,实现“云助新兴产业集聚,数慧新旧动能转换”。

同样值得关注的是,在智慧交通呼声渐高之际,在济宁国家级高新区出现了一家致力于城市智慧交通建设的企业——众帮来袭。

经笔者调查,众帮来袭是目前为数不多的一家面对全国业务的物联网高科技公司,曾在GIEC2018全球互联网经济大会中获得年度最具潜力独角兽企业。

AI人工智能与智慧城市建设一直被认为是互联网的下一个风口,而相关产业则离不开大数据与智能硬件的双向结合。华为大数据中心和众帮来袭的相继入驻济宁高新区,济宁对智慧交通行业的提前布局可见一斑。

互联网发展进入下半场,山东各政府面临着招商难的困境和新旧动能转换的大环境压力。互联网企业的发展需要因地制宜,且与当地政策环境相辅相成。在其他政府竞相砸钱引商的当下,济宁在引进一些优质互联网巨头的同时也在进行着积极的内部孵化,这也是笔者本篇文章言及济宁的原因之一。

智能交通的竞争已是蓄势待发,济宁能否抢先占领高地还未可知,但笔者认为,这至少是一次积极的尝试,值得继续观望。

总结

山东的互联网开垦之路自然不仅仅局限于文中所述的这三个城市,但就目前为止,这三所城市已然走在了兄弟城市的前面。

纵览中国的互联网发展史,我们最先经历的必然是那个学习的时代,彼时的互联网是门户和搜索的主场。而那时的互联网大佬们,一般是海归,另一半是程序员。

海归们从美国见证了硅谷的迅速崛起,并展望到了互联网时代的先机。他们是美国模式的复制者,将互联网发展的雏形带回了中国。

但这种复制又并非全然照搬的复刻。事实证明,在中国这片市场中,一家互联网公司的长远发展并不是简单地Ctrl+C。于是人人网等一批批倒下,BAT三大巨头却在互联网中国化的竞争中成功存活并完成了资本积累。

20年过去,如今的中国互联网似乎已经从那个“学习者”渐渐成为了“领导者”。共享经济、移动支付,一个个互联网新风口抓住了接力棒,为市场注入了新的活力,也给经济的发展带来了新的驱动力。

但在互联网趋于寒冷的当下,如何找到暖流来临的方向,更是互联网行业和谋求经济转型和发展的各省政府共同关注的焦点。

5G时代到来,大数据、AI人工智能和智慧城市建设的议论声也逐渐增多,许多观点认为互联网即将由过去的轻创新型转向工业互联网时代。

山东作为拥有雄厚的工业基础和完备的智能硬件制造能力的大省,仿佛已经做好了准备,想要在这场互联网新高地争夺战中取得一席之地。

本文由@学习向上 原创发布于人人都是产品经理,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题图来自Unspalsh, 基于CC0协议

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手机广告位-内容正文底部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本文地址:http://www.sdky.org/tech/hlw/9564.html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热点资讯

http://www.sdky.org/

统计代码 | 京ICP1234567-2号

Powered By 热点资讯